[原创杂文]写在深夜里的人生感言 ‹ 李丁乔个人网站

首页 » 我的原创 » 原创杂文 » 浏览内容

[原创杂文]写在深夜里的人生感言

9600 0 发表评论

时至深夜,按理说应该在床上睡觉,或者叼一根烟强打精神在床上看《简·爱》,他们看我身上时刻都有一本书,以为我是一个爱阅读的向上青年,但是我并非他们想象的如此,至于我为什么要强打精神看书,当然也不是每天,只是有时候觉得这是成长的必要,如果说身体发育都已经健全了,那么心灵总是需要有鸡汤的,用什么方法可以让自己永葆一颗积极、向上、健康的心?我认为学习和进步是一种非常奏效的方法,它可以让自己保持在自己的人生轨迹上不变道、不减速,也许到老那天你都是天真无邪、思想前卫的。

今天跟同事突然谈起人生理想,我也表示自己的理想很简单,就是想通过努力逐步实现,有梦想,有斗志,有方向是我们唯一仅存的青春印记,至于能不能实现,实现到什么程度,我想,那都不重要,至少比什么都没有的强。

关于人生·理想
想起今天跟同事谈起的理想,我也认为我的理想很简单,再次也不妨拿出来晒一晒,无伤大雅。

首先是争取明年七月份把自考考完,抱得本科文凭。年轻气盛的时候瞧不起电大,以为含金量不够多,于是发奋到教育局报自考,苦读四年有余也未能修成正果,文凭方到用时方恨低,都是青春害的啊。

其次是经济条件允许的时候把在职研究生考了,习大大也是在职研究生嘛,习大大的奋斗史告诉我们,在职学习才可以上,脱产和全日制的都不行,因此我们也要这样做。不过习大大的本科毕业学校也让我望尘莫及。

前段时间,一个王秘书长让我传个人简历和照片给他,说是母校展示校友风采,几个星期后点入系网站,发现自己的照片和简历,自觉跟工程师、总经理、总监和高级顾问等等相差甚远,才知道自己近乎初出茅庐、涉世尚浅。再看照片,才知道自己真的如钟楼怪人、不堪入目,责怪王秘书长为什么不说是放网站上给学弟学妹看的,如果早知晓,我肯定挑一张最美最帅最靓的再经过一番雕琢打磨美容润颜,让学妹为之倾倒。

再者就是攻克网评,网评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发展方向,不需要太多文化水准,不需要太多繁文缛词,不需透彻人生,更不需要醍醐灌顶,需要的仅仅是装得一本正经、写的一手流利字、佯装一身正气。时间景气,可以一天一篇,一稿多投,部分网站还有稿费,最后打了名气、立了牌坊,扬了正气、辨了是非,练了文笔还收了稿费,可谓见效快、收益高、覆盖广、零成本,实为闯荡江湖历练武艺补贴家用之必备良技,试问何乐而不为。

最后就是出版自己的书,这个我奋斗的终极目标。大学时候本有机会出书,但是钟培根老师看了我的小说后说了,如果一个过于兴奋的人看了会沉下心来,如果一个郁郁寡欢的人看了会更忧郁,甚至自杀,然后在他上书法课的课堂上从提包里拿出香港出版的一本他的散文集,让我就坐在讲台上认真看一下,看完后叫我说说感受,我礼貌地奉承了几句。走的时候说这本书成本价十元,让我下次有空的时候再给他钱,我发现至今我都未曾有空过。

跟小兰有过一个君子协定,就是谁先上了有统一刊号的出版物,对方必全身心投入背下来给作者听。此后我上过一些没有刊号的,吓得小兰惶恐不已。我一定会让他背一篇,他肯定希望我写的是一首诗,最好是顾城那样的一字诗。

总之,我认为人应该是有方向的,曾经写过“别跟我谈理想,戒了”这样的签名,不过其实就嘴巴上说放其实心底一直放不下一样。但是值得庆幸的是,至少我们还有梦,除非有一天苏同学摸着我的额头说,怎么了,你生病了?怎么说这么多胡话,否则它将一直如实地存在并根植于生命之中。

关于木匠·媳妇
晚上跟木匠同志从老家深山里下来,洗完澡就十二点了,路上跟木匠谈了人生和工作,谈了健康和生活,突然感觉木匠有出人意料的精神境界,而且不拐弯抹角,直来直往,直奔主题。夜晚的老山深处灯火寥寥,寂静无声。一路上都在问木匠同志还记不记得路边的人家,如果冒然拜访,还能不能讨得一杯茶和一碗饭,虽然木匠同志不敢打包票,但是表示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我于是就想,去了如果没有茶饭伺候就不走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同时,也回忆了小时候他用摩托车载我在某处摔得屁股朝天的情景。我说木匠同志,今天我载你就没有让你摔得满身稀泥嘛,他乐呵呵地笑了。

最有意思的是,经过一处小时候经常去吃樱桃的农户门口时,我问木匠到底跟他们什么关系,为什么经常去蹭饭吃、蹭酒喝,木匠倒出了其中的秘密。说原来那家兄弟有个妹妹,本想介绍给木匠同志的,不过当时木匠同志忙着奋斗,忙着奔波,对人家不上心,最后人家等不到木匠同志了。当不成亲家也可以当朋友,于是木匠跟那家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以至于每逢木匠同志带我回老家总是必到此处蹭一顿。

木匠同志年轻的时候难免有点恃才傲物、不可一世,关于他的青春故事,我认为可以再深挖,尤其是那些具有卖点和笑点的,如果有一天把我写的给他看,不知道他会不会收我版权费,再或者告我侵权。

跟媳妇说,木匠同志答应变卖了家里的器什,媳妇不相信,不过我们都希望他这么做。有媳妇在的地方都是香喷喷的,之前苏同学跟我吃完晚饭总是走到河边的去摘黄角兰,有一次不小心折断了一大支,我们都觉得可惜,想拿回去吧,枝繁叶茂覆盖面广,不好养,而且堂而皇之的走过人群被人家看到也不好,轻则说你连树枝都不放过,重则说你有人性没教养。苏同学于是就地插入泥土,希望它能在此生根发芽,继续开枝散叶,当然最后都未能如愿。然后走到小区又采了些含苞待放和怒放的栀子花。但是家里没有瓶子,于是我怂恿他准许我买几听饮料,本来是我喜欢喝的,可是她急于想把花养起来,叫我赶紧喝两听,我喝不下,她说你不是挺喜欢喝的嘛,现在让你尽享所爱你倒力不从心了,我开始觉得是我自己害了自己。一瓶花放在厕所,一瓶花放在卧室阳台,隔一日,怒放的已经开败,花骨朵纷纷绽放,隔两日又去采,如此卧室和厕所无时无刻不暗香飘然。有一天,她惊奇的发现厕所的栀子花居然发根了,洁白的根芽跟一个新出生的婴儿一样细嫩。

苏同学喜欢干净的环境,不过蚊子总是对她情有独钟,无论环境如何干净,总是有蚊子寻寻觅觅而来,对她发起攻势不可小觑,第二天总是熊猫眼加小红包,对于生命力顽强的蚊子,蚊香液都无能为力。于是苏同学用黄角兰花泡了一瓶黄角兰酒,听说对于蚊子攻击的创伤具有神奇疗效。经过实践,苏同学认为这绝不是坊间神话,而是确有其实。

关于青春·心灵
青春不像人生存在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将到哪里去这样的终极哲学讨论,青春就是放荡不羁,青春就是肆意妄为,青春就是纵情绽放,青春就是清流激荡,青春就是一副恣意挥毫的彩色画,青春就是一座活火山。不要定义,不要画圈,不要意义,不要规矩。青春只有一次,过了,就不再。

中国人的青春是晃荡不起的,伴随着零零后的逐渐成长,越发年轻的人越发有想法,越发不按常规出牌,往往让前辈们措手不及,必然也被冠以种种恶名,我倒是敬佩的。勇于表达,直言不讳,敢爱敢恨,与真理交锋、与意义对峙、与经验谈判、与规矩抗争。可是这样的精神会随着年龄和阅历的成长,越来越弱化,甚至最后可能变成八面玲珑。
无论如何,青春具有一颗纯洁的心、善良的心、天真的心,也许这并不被看好,甚而会成为前辈们玩弄的把柄,因而青春又是伤痕累累的。留住青春是妄想,留住青春的心灵却是可行。这些被嘲笑、被讥讽甚至被玩弄的最后会成为别人羡慕和嫉妒的珍宝。我们不可能也做不到一个完美的世故者,即便有那也是自以为。当青春成为骄傲的资本,而该资本没有发挥青春的特质,那青春就没有资本骄傲。有人常常称其心态年轻,而不懂年轻的心到底是谓何,其心谈何年轻。

今年五月份的某一天,回学校见到老万叔叔和梁处长,回顾毕业后的历程,虽然没有轰轰烈烈、红尘滚滚,但是于宁静之中也有谈笑风生。

不知不觉写到了两点过,该睡了,提笔方知衷肠多,来日再续。

 

注意事项:“李丁乔个人网站”系私人网站,凡“我的原创”栏目下的所有文章属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其它栏目文章均来源于网络,用于分享和学习,如有侵权,请留言告知,本站第一时间处理。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